禮車出租大選前提供連勝文的救命三招(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2014.11.27 文/管仁健

金庸武俠小說的封卷之作《鹿鼎記》裡,男主角韋小寶是個完全另類的怪胎。相對於其他金庸小說裡的郭靖、楊過、張無忌、令狐沖與喬峰等人,個個武功蓋世、技壓群雄,雖然韋小寶也曾拜過陳近南(陳永華)和九難師太(明朝長平公主)為師,還向海大富、洪安通、澄觀等高手學過武功,但因個性懶惰,不肯勤練,所以到了小說結束,仍未學會任何武功。只有在第二十回裡,洪教主夫婦分別教他的「救命三招」,才真救了他好幾次命。

回頭看11月29日就將揭曉連柯對決,連勝文似乎早已敗象顯露。其實選戰剛開打時,連陣營還略占上風,無奈隨著一波波荒腔走板的競選廣告,連勝文的土豪、靠爸族與不知民間疾苦之類刻板印象,在鄉民之間早已成了定論。但連勝文的媒體形象到底是怎樣逐漸崩壞的?蔡正元、羅淑蕾以及連戰身邊那一群根本不懂選舉的叔叔伯伯們,固然都要負點責任;但由盛轉衰的轉捩點,我看就該從「聞腋青年」那張經典照出爐的那一刻起吧?

坦白說,連勝文(包括其家人與身邊的官商)的權貴形象,對任何廣告人乃至攝影師來說,都是個很難包裝改造的商品。不過一開始連陣營找來了小徐,倒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小徐本名徐盛淵,在攝影界還算小有名氣,曾獲法國巴黎國際攝影比賽Px3職業類攝影集第三名。二○一○年起,他企劃了「哭泣女生」這一主題,就是希望透過網路,徵求一百位女生在鏡頭前,宣洩自己的傷心往事,讓他用相機紀錄下來。

通常女租禮車生拍照,尤其是找專業攝影師拍照,總希望自己在鏡頭前笑顏逐開,連輕蹙蛾眉都是大忌了,更何況是在鏡頭前真情流淚?但在媒體報導後,全台各地卻有很多女生專程來找她拍照,甚至還有海外的女生,也想到他鏡頭前大哭一場。因為流淚,是年輕人成長的開始。唯有哭過的人,才了解什麼是「堅強」。

2012年7月,我主編作家胡順成的新書《每天給自己按一個讚》時,封面一度難產,後來也是找上了小徐,從他「哭泣女孩」的系列相片中,選出了一位來自京都的日本小姐哭泣照。從相片裡可以想像,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小徐並不是用耳朵在聽她的故事,而是用鏡頭在聽。她的眼淚,也讓其他人想起了一些事情。只要你願意,眼淚乾了之後,一定就會有「讚!」的事情發生,因而我們一致決定,選用小徐的這張照片,鼓勵讀者每天給自己按一個「讚」。

小徐的哭泣女孩,原本應該是連陣營的救命武器,可惜選戰開打後,連陣營亂到極點,因而推出的廣告一個爛過一個。現在距離投票只剩24小時了,關鍵時刻裡連陣營究竟還能出什麼「絕招」,才有機會「逆轉勝」呢?連家現在這支大連艦隊,若是繼續請鬼拿藥單,猛打柯P的什麼皇民後裔、活摘器官,甚至花大錢播出一些讓連爺爺、郝杯杯看了會開心的廣告,連勝文現在就該草擬落選宣言了。

11月22日的超級星期六下午,連陣營舉辦了號稱有十萬人的「挺到底大遊行」,晚間選在凱道召開晚會。連勝文上台致詞時,牽著妻子蔡依珊,兩人都激動地落下眼淚。連勝文提到,台灣重要的貿易夥伴中國,剛與南韓簽訂全面性的自由貿易協定,嚴重衝擊台灣對外貿易跟經濟發展,但是當天台灣媒體焦點居然是連方瑀有沒有說「別讓勝文不開心」。連勝文強調,他自己開不開心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絕對不能讓台北不開心」;而連方瑀最後更在台上親了連勝文的臉頰。

連勝文在演說時語帶哽咽,痛批這次選舉當中所有最惡質的方法,都被發揮得淋漓盡致,「如果你的女兒被放在色情片的封面,你會不會心痛?如果是你的妻子被人家威脅要潑硫酸,你會不會害怕與憤怒?」話說到此,站在一旁的蔡依珊眼眶泛紅,最後也落下淚來。接著,連勝文說:「我告訴我的家人,不要為我哭泣,子彈從我頭上打過,我怎麼會怕冷嘲熱諷、明槍暗箭。」說到這裡,連勝文也落下眼淚,一度哽咽到說不出話。

政治是一場演技大賽,在這次超級星期六的場子上,連勝文與妻子都表現了職業政客與另一半該有的演技水準。把連爺爺與好杯杯這對七老八十,不,是八老九十的活寶,提前送進冷凍庫,將選舉主軸交給年輕人,用「哭」來催出基本盤,這是藍營該有的基本戰略。可惜連柯之戰這一路打來,連營失分太多,現在光靠演技已無法挽回租禮車大局了。連勝文在這最後24小時,究竟還有什麼反敗為勝的戰術?簡單說,苦肉計不能光靠演員即興演出,還要有個編排縝密的劇本,才能哭出選票、哭回基本盤。在我看來,連勝文的「救命三招」不外乎就是:

第一招當然就是老婆哭,但蔡依珊楚楚動人的梨花帶淚,雖然催票威力仍有,邊際效益卻越來越低。因為早在大選前三周,她接受《時報周刊》與中天新聞台專訪時就已哭過了;因此現在就算哭成了孝女白琴,記者也不會有興趣報導了。所以,這時就不能跟對手比演技,而是要比雙方編劇的想像力了。要讓蔡依珊哭到報紙頭條、新聞台24小時持續報導,劇情就必須比什麼拍A片、潑硫酸更有「梗」才可以。

由於大選前蔡依珊被《壹周刊》爆料,她竟然擁有加拿大國籍,而且是在連勝文通過初選,才透過律師提出放棄申請,據連勝文受訪時說,大選之前是不可能完成的。這個說法對大多數永遠不可能擁有其他先進國家國籍的台北市民(簡言之就是魯蛇族)來說,讓蔡依珊在連陣營裡的加分空間大大減低。豪門貴婦不好當,原本就反對老公從政的蔡依珊,心裡的委屈自然不在話下。

因此我編的劇本,就是選前讓蔡依珊與連勝文兩人,一起去戶政事務所登記離婚,然後蔡依珊再來哭訴:「放棄加拿大國籍為什麼九個月還辦不下來,我不知道;但是辦理婚登記租禮車就很快,為了讓勝文服務市民,我們就先登記離婚。勝文匈奴不滅,賤妾何以家為?你們不選勝文,我就永遠是失婚婦人。」這樣一哭,保證搶到新聞頭條。為了選舉離婚,花蓮縣長傅崑萁與其前妻徐榛蔚很有經驗,連勝文可以向這對前賢伉儷請益。

第二招則是自己哭,連勝文能這樣平步青雲,不用當立委、當部長,連教授或助選總幹事都不用當,就能代表國民黨角逐首都市長大位,靠得當然是連家兩代公務員所A出來的億萬家財;但如今連勝文會被柯文哲修理得如此悽慘,也是因為這些不義之財。所以連勝文要哭,就別再提什麼一顆子彈、A片封面或潑硫酸的芭樂梗,鄉民們都習慣吃「重鹹」了。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裡的金毛獅王謝遜,所作所為就很值得連勝文參考。

謝遜被成崑囚禁在少林寺,由三位武功超強的高僧看管,被義子張無忌救回後,謝遜當眾揭破成崑的假面具並決一死戰。謝遜將成崑雙目刺瞎後,再以七租禮車傷拳把他打到筋脈盡斷,成為廢人。接著謝遜指著成崑說:「成崑,你殺我全家,我今日毀你雙目,廢去了你的武功,以此相報。師父,我一身武功是你所授,今日我自行盡數毀了,還了給你,從此我和你無恩無怨,你永遠瞧不見我,我也永遠瞧不見你。」

大選前夕,連勝文若能把握機會,公開宣布與連戰斷絕父子關係,絕不繼承連家財產,為了表示決心,乾脆入贅蔡家,今後就叫蔡勝文。下次民進黨若還是提租禮車名蔡英文擔任總統候選人,蔡勝文這名字就先贏了三成。為選舉改姓這種鳥事,國民黨裡也有前例可循,人家章孝嚴六十歲都還能改,連勝文如今才四十多歲,有什麼疑問,不妨去向蔣孝嚴先生請益。

至於連勝文救租禮車命三招的最後一招,也就是最狠、對手最難想像的一招,就是讓他媽來哭。之前連方瑀的一句:「不要讓勝文不開心」,害連勝文被鄉民們酸得無以復加,但解鈴還須繫鈴人,如今要翻轉戰局,就要看連方瑀怎樣哭到讓人心服口服了。若連方瑀自己爆料:「其實勝文並不是勝利組,他的童年比你們這些魯蛇們更悲慘,因為他是受虐兒。」這麼一哭,保證所有同情票一一入櫃。

會這麼有把握,是因「連戰打老婆」這種傳言,早在1988年就正式出現在國會殿堂。當時媒體報導,國民黨立委紀政向立法院法制委員會提案,邀請行政院副院長連戰前來報告並備詢,但連戰缺席,當時的國民黨立委黃河清因此批評連戰「出身官宦世家,在溫室中長大,怎麼會看得起一步一步爬上來的立委?」接著更勁爆地說了:「連戰大男人主義,連太太都敢打,當然請不到他來報告」。連方瑀曾為此事要求黃河清道歉,但黃河清不理會,還對記者說「無歉可道」。

真正在立法院當著連戰的面,指責他打老婆的則是在1993年2月。新國民黨連線的立委周荃,質詢被李登輝提名閣揆的連戰;「台大醫院有你打老婆的紀錄,實情如何?」連戰在答覆時表示:「我的家庭幸福美滿,可以說是模範,君子之道就是肇端於夫婦關係。」

除了《立法院公報》裡有立委爆料,曾是連戰選總統時的副總統搭檔宋楚瑜,在2000年3月8日選總統時也揶揄連戰:「宋家跟張家,沒有家庭暴力!爸爸不但不打媽媽,也不打小孩。同時另外一方面,不會平常把我們家的那一口子當作草,選舉的時候來當一個寶。」

當時大選另一位總統參選人李敖也說:「連戰是個太平官,他沒有資格當總統,他根本不曉得民生疾苦,我們承認他是個好人,他也非常厚道,除打老婆外,沒有什麼缺點,但這個夠嗎?這個不夠。」。李敖還說:「別人打老婆不可以原諒,但連戰可以被原諒,因為他的老婆實在該打。」

另外在連戰的「國師」李建軍(大陸特異功能師)在《我的臺灣路和連戰的總統運》一書中也曾經爆一段「連主席在一般情況下很冷靜,但在家總會突然的衝動,連夫人經常給他打,而且他出手很重,搞得連夫人幾天不能出門。」有這五個大咖的來鋪梗,連方瑀的哭訴必然更有公信力。除了這「救命三招」的哭訴劇本,鄉民們若還有什麼更勁爆的梗,也租禮車請趕緊提供出來,別讓選情太冷清,大家選得不開心。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柯文哲上午赴龍山寺打卡。

1 / 30
中央社
2014年11月27日週四 台北標準時間下午12時03分

租結婚禮車出租新娘車南部在地租車商務接送戲劇拍攝保證最便宜租貴退差價

您訂的是北部車嗎?若車輛臨時拋錨.司機睡過頭.找不到路.更甚或您訂的車不到.您要上北部索賠嗎?請務必選擇南部在地商家,保證您的權益

https://www.love5920.com.tw/